预约热线:400-877-1481

北京消杀公司
更多

北京宜洁康消杀科技有限公司,是城市卫生害虫防治和室内空气污染治理的专业性公司,拥有雄厚的技术实力,我们本着客户至上,诚信为本,科学实施,安全高效的宗旨,服务于全社会。 

联系电话:

15801542591

13051986617

13522931043

详细内容

在北京租房:千元隔断房蟑螂横行

在一个月内连续搬了4次家以后,无奈的张惠妹最终选择了龙回苑里空间更小、不带阳台的房间,由于不是隔断房,房租直接从1800元“蹦”到了3500元。

张惠妹前四次住的都是由客厅或阳台改造的隔断房,这样的户型在长租公寓里屡见不鲜。为了盈利,长租公寓品牌商往往会将较大的客厅隔出一间卧室出租,“N+1”基本已经成为业内的默认选项。

而在北京,隔断房是不被允许的。北京市住建委、公安局、规划管委会曾联合发文要求,北京市住房出租应当符合建筑、消防、治安、卫生等方面的安全条件,应当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,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,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。厨房、卫生间、阳台和地下储藏室等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。

一经举报,就会有人上门拆除隔断房,所以承租前中介就会警告:遇到物业敲门,决不回应开门,谁开门谁负责!虽然常因举报而被迫搬离,也谈不上私密性,但张惠妹们觉得,眼下,相对便宜的隔断房仍是自己的优先选择。

一张安稳的床

8月23日早上,李泉自然醒了,打开手机:6时40分。这是搬家后的第一个早上,新的住所离公司更远,她必须早早起床。李泉对新家很满意,这虽然也是一间隔断房,租金也比以前高,但带了阳台,可以晒到太阳,合租的住户也比原来的房子少了。

她原来住在西二旗西路上,一个三居室户型的房子用木板隔成了六间房,一共住了11个人。今年4月,她刚搬进来的时候,转租给她的女生对她说了一句“自求多福”。当时她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正式住进来之后,她发现不如意的事儿一件接一件。

隔断房里,隔音效果非常不好,李泉觉得木板的作用除了不被人看见,几乎与没遮挡无异,只要有人说话就能听得很清楚。由于合租人过多,晚上洗澡的时候,李泉得时刻注意卫生间的使用状况。“有时候就听声音,听见开门了就赶紧去。”平时一下班,李泉就赶紧往家赶,她担心隔壁做饭速度比较慢的室友先开始做饭了,那样自己就得很晚才能吃上饭。给中介交了卫生费却没有保洁做卫生;交了维修费,东西坏了只能自己修;网费很高但网很差……

合租的麻烦事儿太多,李泉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生活习惯,努力适应,希望不被赶出去。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。8月19日,中介告诉他们,房东要收房,三天之内必须搬走。中介给出了两种方案:要么退租,自己去找别的房,但押金不退;要么中介给找房,但房租比之前贵,且需要付半个月的房租作为“辛苦费”。李泉的旁边住着两个刚毕业的女孩,那晚中介让女孩搬走,女孩希望中介帮忙找房,中介提出要收1200元的中介费,女孩刚毕业没积蓄便尝试和中介商量,中介撂下一句话:“没钱你滚回去,你在这呆着干嘛?”

李泉说,两个女孩是今年6月刚住进来的,住在一间两面都是木板隔断的房间,房间里头开了一个小窗通到屋内,逼仄潮湿,蟑螂横行,但租金只要1000元。

还在读研究生的张淏晴来北京后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适应这种“群居”生活。

她租的房子原来是一个两居室,但被改造出了四个房间,原先的储物室住了一对夫妻,10㎡左右的面积月租1600元,客厅隔成了一个两人住的房间,13㎡的面积月租2200元。除了厨房和卫生间外再没有公用面积,这里一共住了9个人,张淏晴的房间里就占了三个。

“我是一个很外向的人,喜欢请别人来自己家里玩,但住在这里之后我就不敢请别人过来了。”张淏晴略感窘迫地说,“因为这边的公共卫生太糟糕了。”一开始的时候,大家还会排班打扫卫生,但久而久之,除了她们屋子,其他屋子的人都不打扫卫生了,“室友的男友每次来到这边,哪怕再憋得慌也不会去上厕所。”

第一次跟这么多人一起生活,张淏晴很不习惯,她说,虽然租房生活中时不时会出现一些暖心瞬间,但仍旧抵不过长期拥挤逼仄生活带来的烦躁感与漂泊感。她开始寻找新的住所。

搬家后的第一个晚上,李泉和男友将新屋子收拾完,坐在家里闲聊。李泉说自己的愿望很简单,她只希望接下来可以不用再被赶走,能有一张安稳的床。

高涨的房租

凌晨三点,万籁俱寂,北京望京西园的一栋居民楼里,23岁的安瞳从噩梦中醒来。她觉得闷,想去窗口透口气。但她忘记了,自己住的隔断间没有窗户。

这个夏天,北京等一线城市的房租经历了一轮暴涨。中国房地产行情网公开信息显示,2018年7月,北京房租同比上涨达到21.89%,环比涨幅为2.63%,北京房租以每平米92.33元的价格,把其它一线城市甩在了身后。有人说,北京四环内,找不到低于2000元的单间。

刚来北京那会儿,为了省钱,安瞳和三位朋友一起租了一间一居室,卧室里住两人,在客厅里放一张床再住两人。她还记得,有一次,室友的父母来看望女儿,看到这环境,心疼得不行。

后来因为工作调动、房租上涨,安瞳搬到了望京,她租了一个暗间,但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单独房间,相较而言,她已经很满意了。

安瞳来北京已经两年,每天下班,只是回到自己的房子——这个房子随时可能面临涨价甚至被迫搬家。

安瞳的朋友叶峥(化名)就曾被要求在两天内搬家,因为房东想要将房子卖掉。叶峥是在大马路上接到房东电话的,想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技术支持: 固安县乐帮网络 | 管理登录